汉中建筑行业新闻中心

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
首页 >> 生态建筑

追问中国建筑的成功爆破规划何时不短视

来源: 2018年08月04日

追问中国建筑的成功爆破 规划何时不短视?

1月7日,24层的青岛铁道大厦被成功爆破。而此前一天,号称西湖边第一高楼的一栋22层大厦也成功爆破。再往前推几天,1月3日,广州市一座十几层的塔楼也成功爆破。一时间,全国由南到北,爆破声四起。然而在庆贺国内一流的爆破技术之余,不禁让人感到有些遗憾,因为我们高超的爆破技术摧毁的建筑太年轻,青岛铁道大厦15年,而杭州的22层大厦只有13年。

中国建筑历史悠久,但保护的却很不够。在罗马,两千多年前的建筑依旧保存完好,在巴黎三四百年前的建筑至今依然正常使用。而我们,民国的建筑已经是古董,清代建筑更是凤毛麟角,所谓唐宋建筑,绝大多数属翻建。

我曾经为这一差距找借口:此乃东西方建筑差异使然。西方建筑用石头,无论罗马斗兽场,还是巴黎圣母院,都是巨石堆建,故结实。而我们的建筑多是砖木结构,因此经不起风雨。但是连续几天的成功爆破让我发现,上述借口站不住脚。爆掉的建筑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,这就让我怀疑,我们消失掉的建筑,恐怕绝非建筑方式问题。

问题出在哪里?首先说规划。巴黎大规模建设差不多是300年前的事。今天巴黎老城和几百年前没有什么差异,马车时代规划的城市道路到汽车时代仍不落伍,甚至连200年前规划的下水道今天仍在正常使用。而我们,13年前建的楼就要炸掉,5年前建成的高速公路就要扩建如果说人家是长规划,我们则是常规划。因为我们的规划总是近视眼、总是赶不上变化。想必许多建筑是被短视的规划规划掉的。

其次说建设,长期以来,我们建设的指导思想是破旧立新,信奉的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

追问中国建筑的成功爆破规划何时不短视

。我们从小就熟悉用一张白纸来阐述后发优势。但是,一张白纸随心所欲涂抹惯了,不是白纸就不会作画。于是,每次建设都免不了要先把那些碍手碍脚的旧建筑抹去。

某市要扩建火车站,百年前德国人建设的老火车站就变得碍手碍脚。德国人听说要炸他们设计的建筑赶紧跑来干预,答应设计一个既保留老站又能满足现在使用的方案。但是德国人的好意我们并不领情,最终还是把带有殖民色彩的旧建筑摧毁。德国人怎么会对远在中国的建筑那么在意?多少让人生疑。但后来读到武汉的一条消息,我疑虑顿失。前些年,武汉一栋老建筑收到国外一建筑设计所的回访信,提醒人们对这栋老建筑某些关键部位进行维护。这封售后服务信让我读懂了为什么德国人会为中国的火车站着急,以及为什么罗马能保持古建筑两千年风采依旧,那绝对不仅仅是石头的作用。

我的一位老师曾经说,为什么勤劳智慧的中国人奋斗了几千年,到新中国建立时仍然一穷二白?原因之一就是我们总是用简单的办法搞建设,总是推倒重来。其实,没有继承的发展是走不远的。这正是三起炸楼让我感到沉重的由来,而为此损失掉的上亿财产还在其次。

(:毛文月)

随机文章